Preta.

抱图之前跟我说一声就可以了

【2018林敬言生贺】再见,林敬言

√有没有人记得我写过“你好方锐”
√生贺写再见是不是不太好………
√认真生贺
√轻微林方
√轻微OOC致歉
√退役后的回忆杀

五月刚打头,南京已是入夏般的高温,又是潮湿。闷热之中,难免精神恍惚。下午两点,更是最叫人瞌睡的时候。眼皮阖上了,就没有再打开的意思。
安静得过分。天昏昏沉沉,添几分压抑。
虚度光阴,罪过啊。林敬言生硬地撑开眼皮,又摸了摸下巴。一杯水,一部电脑,最多再一台手机,一天就能过去。远离那个赛场已经有些日子了,回到老家却还是整天对着电脑。
话说上次路过呼啸门口,还被那些小子惊讶地望了几眼呢。走了也不过两年多,呼啸好像成了一支年轻气盛的队伍。
唐昊转入呼啸之前,林敬言被经理告知要自己找好出路之前,第八季全明星赛他惨败之前,他还没有觉得自己在队伍中格格不入。
那场新秀挑战赛,他上场前带着唐三打的威风,带着八年老将的自信,带着方锐半真半假开玩笑的打气,走上舞台,却让第一流氓丢尽了面子。
方锐在他回到选手席前露出的惊愕眼神在看到他之后换成了不服气的样子:“老林你明明比那个小崽子要强的嘛!”
林敬言耸肩摊手:“我老喽…”
在那之前,他从未觉得自己老了。
在那之后,队员们平常的一句“前辈”,方锐调笑似的“老林”,每次却让他条件反射似地愣神。
经理甚至也找来,希望他能考虑一下别的战队。
林敬言无所谓一样笑笑,自嘲道:“实在没有人要的话我就退役好了。”
每场比赛,他都在上台前细细端详赛场的每一个角落,观众席的每一个座位,会坐上主持人的主席台,场馆内一根根电线,一块块屏幕,选手席的长板凳,“战场”上的一台台电脑。
他没想过退役,谁不想在这里多站一会。他想好了最差的结果,大概就是低价出售到明青、临海这样的小队,在里面混混,带带新人,玩到不想玩为止。却在一晚收到了韩文清罕见的来电:“你考虑来霸图吗?”
说实话没考虑过你们这样的冠军队。林敬言一怔,随后一丝兴奋从胸腔蔓延开。
“新杰和我经过讨论都认为霸图需要你,考虑清楚了之后回电话。”
自然是要答应了,情况汇报给了经理,经理放下了重担似的,居然对他道谢。
莫名其妙的。
抗住了方锐一个星期的轰炸,还是告诉了他。方锐失望地说居然是真的啊,还以为只是传言呢。不知道是对于流言蜚语竟是实锤的失望还是对林敬言要离开的失望。犯罪组合要成为联盟第一对分开的有名字且有名气的组合了。
据方锐说他难过了整整一晚上。那个把这毛头小鬼挖来的老家伙,要丢下小鬼不管了。
赛季结束。
林敬言被霸图以很低的身价签下,第二天唐昊就来了呼啸。
呼啸经理也够机灵,没让一个老流氓和一个小流氓干瞪眼的局面发生。
随后第九赛季,他怎么可能忍心打方锐,霸图方面都考虑到这一点,尽量分开了。倒是故意地一样把他丢在了唐昊面前。
不丢脸啊,赢了。
然而第一流氓已经不是他的。
他无所谓,他是冲着冠军去的了。
再后来老将们拿了亚军。已经是他离冠军奖杯和戒指最近的一次了,所以就是他陪张佳乐喝了一晚上,可乐。
霸图的那些人啊,一个比一个坦然。说不甘谁没有呢,就是说出来也没用。这种情况,斗志反而上来了。
他和韩文清谈过,也和经理谈过,这个赛场,他还能走多久。
一年。
冠军还没拿到也得走了。真的是老了啊。
后来方锐去兴欣了,林敬言反而松一口气。唐昊带的队伍,方锐能待下去就见了鬼了,怕是暗地里已经把唐昊骂了个几十回,或者是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睡大半天。
再后来霸图止步四强。林敬言按照之前约定的,退役。
记者们疯狂地拍照,他的平光镜被闪出一道道光。他被问及退役的理由,被问及今后的打算,被问及想对队友们说的话,被问及方锐。
“祝他好运。”
方锐应该看到了,他想。
林敬言淡然走出采访席。走廊里还有个穿着红白相间衣服的人。
“走了啊,继续加油,要夺冠。”
方锐瞪着他,也不说话,也不流泪。他知道有这天,林敬言告诉过他。
林敬言像个长辈一样难得给了方锐一个拥抱,拍了拍他的后背。
方锐在采访中怎么说的呢:“祝他好运。”
也是简简单单的一句。
报纸上的告别词也如此简单:再见,林敬言。
和每一个老将一样,没有华丽的谢幕,他留下几句祝福,就走了。
再后来方锐真的夺冠了。他在颁奖台上四处张望的眼神锁定在林敬言身上。
“看到了吗老林?我,总冠军!”
看到了。
再后来林敬言暂时拒绝了公会方面的邀请,窝回南京了。
再后来就是现在了。
只是夏天午后瞌睡的一场梦,很快走完了,是一个轻轻松松的故事,回想起来不算什么大风大浪。
被手机吵醒。
“老林你在家不?出来给大爷您过生日啊?”


by 青冉

评论(5)
热度(19)

© Pre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