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冉冉冉冉冉冉

谢关

看我和这个人@Makinoooo 情头!

还有@暮安 团头一起!

我什么都不会

今天的qr也在努力产粮

梦想是成为青隆平(并不可能)



“性冷淡翻译腔”



“草稿流黑白铅笔”

又多了一个奇奕画王儿童画√

每天都期待着有人会回复我的“谢谢关注”

混圈杂

不撕逼不引战

ky退散否则全家爆炸

和谐


爱您、笔芯

〔米英〕Melody.3.

√配合bgm
√人设见第一篇
√周更写手苟延残喘的存货

3.SUBURBIA-Troye Sivan
在酒吧每晚很无趣,但是还算比较轻松。四年也就那样过去了。
夏天的空气闷热得使人厌烦。亚瑟收拾行李,时隔已久地拜访那个小村子——是在接到医院的电话后,柯克兰先生去世了,车祸,而他的心情意外平淡。
回家的路上天越来越阴。葬礼倒是很平常,亚瑟那几个不怎么往来的哥哥居然都“抽空”回来了,难得统一的黑西装,有点碍眼。亚瑟在人群中张望了几下,看到了阿尔的妈妈,正因伤心而红肿着眼——旁边那个男孩一定是阿尔了。
亚瑟微微皱眉,有些惊讶。四年工夫,这小子似乎真的比自己高了。
那个打着领带的小子也看到自己了,亚瑟远远招招手。阿尔弗雷德弯下腰和母亲说了些什么,随即扶她起身,超这里走过来。
“伯母好。”三个哥哥都没有伯母那样伤心,外人兴许会以为是个丧夫的寡妇。琼斯先生也在场,一如既往地沉默着,气氛有些死沉沉的。
“哥哥。”阿尔用他那已经变了的声音说。
琼斯夫人泣不成声。
不知是气氛的渲染还是发自内心的本能,亚瑟今天有些冰冷的双眼终于略略泛红。
夏天的阳光却又出来了,还是一样的惹人嫌。

回到城里,是一个电台的工作。小有名气的亚瑟·柯克兰先生,被邀请去做节目。
“谢谢您的支持。下面有请亚瑟·柯克兰先生为我们带来翻唱歌曲SUBURBIA。”电台主持人关上了了背景音乐,示意他可以开始了。亚瑟点了点头,抱起了吉他。
熟悉的音乐响起,来自于他的手指尖。
“The sun sets longer
Where I am from
Where dreams go to die
While having fun
The boys fix their cars and
Girls heat it up
Loving's so good when
Love is young”
对,那天葬礼后自己和阿尔的寒暄中提到过:“两天后我会去电台,下午五点,记得把收音机打开。”
“哪需要那么麻烦啊?你留个手机号不就得了吗。”
是哦,我们都是现代人,亚瑟嘴上骂着他的不听话,还是留下了一串号码。
“Yeah, there's so much history in these streets
And mama's good eats
Oh Wonder on repeat
There's so much history in my head
The people I've left
The ones that I've kept
Have you heard me on the radio?
Did you turn it up?
On your blown-out stereo
of suburbia”
你在郊区,听到我的歌声了吗?有没有认真听?
“Could be playing hide and seek from home
Can't replace my blood”
夕阳照进阿尔弗雷德的窗户,老式收音机里传出缓缓的吉他声,还有亚瑟那有些慵懒的声音。作业明明铺了一桌,却被置之不理。
琼斯夫人站在窗边,双手环抱在胸前,闭眼,皱眉,仅仅一丝丝享受的样子。落日仿佛是听懂了什么,缀在窗子里,地平线上,迟迟没有落下。
亚瑟想起了那天的夕阳,他背着吉他,牵着阿尔的手,往家里走。
“Yet it seems that I'm never letting go of suburbia..”
录播室响起了掌声与欢呼,亚瑟礼貌点头:“谢谢。”
琼斯夫人听到曲终,一言不发,沉默着离开了阿尔的卧室。
亚瑟想着什么时候抽空再去见一次阿尔。而他真的再见到阿尔,却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评论(4)
热度(6)

© 青冉冉冉冉冉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