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冉冉冉冉冉冉

谢关

看我和这个人@Makinoooo 情头!

还有@暮安 团头一起!

我什么都不会

今天的qr也在努力产粮

梦想是成为青隆平(并不可能)



“性冷淡翻译腔”



“草稿流黑白铅笔”

又多了一个奇奕画王儿童画√

每天都期待着有人会回复我的“谢谢关注”

混圈杂

不撕逼不引战

ky退散否则全家爆炸

和谐


爱您、笔芯

〔米英〕Melody.2.

√配合bgm哦

2.Let Her Go-Passenger
一个月后,学校彻底的远离象征着夏天的到来。神使鬼差地,亚瑟顶着一头未经仔细打理的蓬乱头发,背上吉他往酒吧走去。
即使处在市中心,白天也只有零零碎碎几位客人,难得的醒了的几个调酒师擦试着玻璃杯,倒挂在架子上。
“你还真来了啊。”弗朗西斯从里面走出来看着这个粗眉青年,眉毛使得他面无表情时多一分戾气。
亚瑟假装重重地把吉他往桌上一摔:“不是缺人吗?我来帮忙不乐意?”
弗朗西斯一边嘴角微微上扬,示意亚瑟随意,转过身要去倒酒。
“我不想碰酒精。”亚瑟盯着小小的舞台说。
“由你。”倒是自己摇起一瓶红酒,“露一手听听?”
亚瑟不语,摸过吉他,抱起的时候手却迟疑地悬空了一下。 随意扫了扫琴弦,哼唱几句,亚瑟闭上眼,浮现的是阿尔戴着草帽的金色头发。
又想到他了啊,在午后,一天中和他最相似的部分,暖暖的。心中漾起一丝苦涩,从胃部开始向上蔓延,到了喉咙口的时候,亚瑟开口:
“Well you only need the light when it's burning low.
Only miss the sun when it starts to snow.”
现在还是夏天呢,亚瑟恨不得这烈日赶快消失。
“Only know you love her when you let her go .”
“Only know you've been high when you're feeling low. Only hate the road when you're missing home.
Only know you love her when you let her go.”
吉他有了旋律,胡乱的哼哼也变成了耳语诉说般的歌声,弗朗西斯托着下巴,半眯双眼,凝视这个认真唱歌的人。
“And you let her go...”亚瑟唱完最后一句,按了按吉他的表面,迷糊地睁开眼睛。
“Bravo!”弗朗西斯吹了声口哨,用力鼓掌。这个每晚上如此嘈杂混沌的地方,太需要一点安静的音乐了。 夏日午后阳光从窗户缝里漏进来,照在亚瑟发丝上,金色的,有一些晃眼睛。一曲唱完,昏昏欲睡的感觉不那么浓了。
“这个台子以后归你了!”弗朗西斯抿一口红酒,调笑道:“但在酒吧里不喝点什么是很失礼的,绅士先生。”
“有红茶吗?”
晚上的酒吧意外安静,几个常客只是喝了杯酒就匆匆离去。过分小巧的舞台上坐着一个抱着吉他的青年,旁边放着一杯冷了的红茶。
“Only know you love her when you let her go .
Only know you've been high when you're feeling low.
Only hate the road when you're missing home.
Only know you love her when you let her go.”
有些想回“家”了。
民谣的旋律比平日充斥着这里的金属乐让人安心得多,但其他尚有耐心的客人一个个不耐烦起来。弗朗西斯摇头晃脑地哼唱,对着这些人闭上眼睛。 安静的歌声很快结束了,聒噪的音乐又喧闹起来,有些去意刚决的人又放下了手中的提包,赖回了原来占据的吧台的位置,挥舞着双手大声叫好。
“好像没人听啊。”亚瑟抿一口红茶,装作失望——他不在意那些酒鬼听不听,更不想让别人从音乐里听到他心里的想法。
弗朗西斯浮夸地碰了碰亚瑟的杯子道:“我在听就行了,那些人,啧,不懂艺术。”
亚瑟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而傻傻盯着自己的吉他愣神。
“听你唱得那么走心,说出你的情感故事?”弗朗西斯向对面的年轻女孩挤了挤眼睛,“男的女的?”
“胡扯吧你。”白眼。
“难不成是想你家那个老爹了?”
“是是是行了吧!”白眼×2。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
月亮用云捂住耳朵和眼睛,悄悄远离了这个嘈杂的地方。

评论
热度(8)

© 青冉冉冉冉冉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