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ta.

青冉,谢关

看我和这个人@Makinoooo 情头!

还有@暮安 团头一起!

我什么都不会

今天的qr也在努力产粮

梦想是成为青隆平(并不可能)



“性冷淡翻译腔”



“草稿流黑白铅笔”

又多了一个奇奕画王儿童画√

每天都期待着有人会回复我的“谢谢关注”

混圈杂

不撕逼不引战

ky退散否则全家爆炸

和谐


爱您、笔芯

【2017方锐16岁生贺】你好,方锐

*设定方锐第三赛季一半时前往呼啸
*第二人称
*时间为2017.11.20,也就是今天
*OOC可能有
*微林方

5:30
起床。赖了五分钟,想起今天是要到学校的 你从床上跳起,手忙脚乱地套上衣服。
“今天冷,多穿点!”母亲的声音。
你应了一声,反手拍掉了闹钟,从桌上拎起书包,那重量使你重心往右一沉。不理会身后一片狼藉,冲刺一般跑出房门。
15分钟,解决一切洗漱饮食,你出了家门,没有听见身后的一句“生日快乐”。

6:00
你在路上,挂着耳机,哼着小曲儿。天转凉了,前几日突如其来的寒风吹得你一颤。
你走过蓝雨俱乐部门口,想起前几日的一个“不速之客”:
“哎哎哎方锐你知道吗,那个什么呼啸的队长——是叫林敬言吧——跑到我们蓝雨来挖人了!听说他想把你带走呢!”黄少天昨天这样说的。
“据说是要做他的接班人。”不知为何,你觉得喻文州说的总比黄少天可信一些,尽管这其中有你认为不合理的地方——
“林敬言?他不是玩流氓的吗?”你说,意识到这与你的气功师并不相符。
“谁知道呢。”
……
你望着蓝雨的巨大队徽,想象着那变成呼啸队徽——灰白色的,不那么好看。你就这么少见地、呆滞地站在路边望着,直到肩上感受到一个力的作用。你回头,是同学。
“嘿生日快乐啊方锐锐!”
你不易察觉地愣了一下:嗯,对了。今天是你生日来着。
“哈,亏你还记得你爸爸的生日。”你笑着打趣,掩饰着自己也忘记了生日这一事实。
“想要什么礼物啊?”那人搂住你的肩,“要不要一个你爸爸我的爱的拥抱?”
“啧你这不孝子,看看你说的都是些什么话。”
没有什么营养的对话,你不打算继续。岔了个话题,你们一路走了。
你似懂非懂地听着他说,思绪飘远了。

7:30
结束了一个浑浑噩噩的早自习,学校硬是把学生拉到风中清醒一会儿。升旗仪式照常举行,你向国旗行着注目礼,眼神大概直直的。
“今天的晨会…”
你无心听晨会内容,一面后悔着早上没有向妈妈索要一点特殊奖励,一面幻想着自己操纵着唐三打的种种可能性。
你并非没有试过气功师以外的职业,流氓,应该不错,你想。
你看过林敬言比赛的视频,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很自然。你大概只能这样描述,除了自然流畅,不知道怎么形容更妥帖。
而如果是我,能有这般自然吗?你想象着自己操纵唐三打蹲在草堆里,等对方有人靠近,找准时机,扑上去。你不介意多玩一点这样的小把戏。
你终于忍不住露出微笑。说不定换换职业真的不错,你想。
“今天的晨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四下响起礼貌性的掌声,更多的应该是对于结束晨会的庆幸吧。你终是被吵醒,懵懂地跟着鼓起掌。
你意识到了晨会的结束,和千名学生齐齐期待地望向主持老师。
“解散!”
其实让学生想鼓掌的是这一刻才对吧。

12:00
上午最后一节课在数学老师大声的布置作业中结束,难得一节准时的数学课。你庆幸可以早点吃上饭。
去往食堂的路上,你悄悄打开手机,先看到的是黄少天和喻文州发来的生日祝福。
“您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您有两个未接来电。”
2分钟前,是个陌生号码。你点开看。
“小方,放学来俱乐部一趟,找你有事。”
似乎是方世镜的口吻。你迅速打了个“收到👌”。
“您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您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您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黄少天。
“卧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方锐你知道了不林敬言又来了!!!!!!”
“他们谈了一会儿,方队好像同意放人了!”
“你怎么说啊怎么说啊留在蓝雨还是去呼啸啊!”
你感到胸口传来的兴奋和不安。你敲了几个字回答黄少天,顺手暂时拉入黑名单:
“不知道。”
至于后来他到底回复了什么,你也没兴趣了,满脑子都是自己和唐三打。
还有就是,南京是不是比广州冷呢。

16:30
又是忍不住的一下午胡思乱想。
你找老师请了剩下的课和自习的假,拎起书包向俱乐部去。
走近了,近了,一幢现代化的建筑物,门头让你确信没找错地方。
“啊,方锐。”你闯进去以后第一个看见的是喻文州。
“哟,您好。”你比了个自以为耍帅的手势。
“方队在里面等你呢。”
“好嘞!”你道了个谢,敲了两下门走了进去。
关上门,身后传来了黄少天聒噪的声音:“诶诶诶方锐来啦?文州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你环视屋里,没有方队的身影,只有林敬言。
“你好,方锐——对吧?”在接到你点头的信号后,他补充,“来坐。”
你感到了与中午相似的不安,更加剧烈,有点想吐。其实林敬言这个人并不是凶神恶煞的,一脸斯文,不知你为什么会那么地——紧张。
为了搪塞自己的胡思乱想,你果断认定,是今天自己对唐三打的想法太多了些。
你溜到一边坐下,恰好方世镜也回到了屋子里。
“呀,小方你来了,正好我们来谈谈这件事…”
接下来的你大多没听到,大都在询问你愿不愿意转去呼啸,俱乐部搞定合同要多久,什么时候找监护人商量…
“嗯…嗯…今天…”不知所云。
“那正好,不打扰的话,我和方队今天就和你的监护人谈谈这事吧。”
“嗯…啊?”从恍惚中脱身。
“也行,那就这样吧,小方那里没问题吧?”
“嘿,我没问题的…”你挠挠头,掩饰一下自己的走神。
这简短的会议就这么结束了,你和林敬言先走出了俱乐部大门,站在门口等着方世镜招呼完蓝雨的小鬼们。
一阵风吹来,你打了个喷嚏。
“阿嚏!”
你揉揉鼻尖,恰巧对上林敬言盯着你看的目光。
“怎么了?”
“你怕冷吗?”林敬言很随意地问一句。
“嗯…还好。”
“南京可比广州冷啊,过几天就快要0度了吧。”
“…林大大说这个干什么?”
这种摸不着头脑的对话,你有些不知怎么应对。
“怎么说呢?”他抬头望了望广州的天,“关怀一下我的接班人?”
“嗯…其实要是能和林大大一起上场也不错啊!”
“…嗯。”
对面人却沉默了,似在思考。
天色渐暗,快五点了,方世镜终于风尘仆仆从俱乐部跑了出来。
“走。”

18:00
妈妈很是惊讶突然来了两个客人,爸爸则坐到阳台点起一支烟。
“阿姨好。我是蓝雨的方世镜。”
“阿姨好,我是呼啸的林敬言。”
“阿姨…不对,妈,我是你儿子。”你指指身后两个人,“他们…嗯…有点事想跟您说说,关于我的。”
你没有直接告诉妈妈你要去南京这件事。
“啊,你们好你们好!随便坐吧。”
严肃的谈话提不起你的兴趣,你只是坐在旁边陪听,顺便翻译一些妈妈不明白的词罢了。
“…学业问题也不用担心,到了南京还可以继续。”
“…食宿就在俱乐部里,你要是实在放不下心就交给我也行,我妈烧饭也好吃的。”
没有遇到什么波折,妈妈也同意你去往南京了,时间敲定为春节后。
“那就不打扰您了!”妈妈本想留他们吃饭,两位队长都好给面子,不赖在你家,不然多尴尬。
“好的好的。锐锐去送送吧!”
你应一声,在玄关处换好鞋子,招呼着两位出门。

18:30
到了小区门口,方世镜急着回蓝雨去,挥手先告别了。你负责送人生地不熟的林敬言去地铁站。
路上。
“哎林大大,我们换个手机号吧,还有QQ。”你掏出手机。
“噢,好。”
很快加完好友过了验证,林敬言盯着屏幕看了看,抬头问:“今天是你生日?”
“啊?是的。”
“生日快乐,‘锐锐’。”他笑起来,“近期最后一个和爸妈过的生日了,回去吃饭吧。”
你发现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地铁站了。
“啊谢谢林…队长!”你莫名开心。
“再见了。”
“队长再见!”你又摆了一遍那个手势。
等到林敬言消失在人群中,你开始向家的方向飞奔。满脑子只有家里可能藏在某个角落的蛋糕。
广州意外地不是很冷。

23:59
生日最后一分钟了,赶完作业,你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收到了不错的生日礼物。

0:00
闭眼。新的一天。
你好,方锐。

.END.
青冉

评论(9)
热度(14)

© Preta. | Powered by LOFTER